????向林临刑前在牢中受过鞭打,此时跪在地上双目失神,残破的衣衫血痕交错,散乱的发丝随风飘动,被风卷起的败叶残花在他的眼前飘舞翻转,似是为他蹈一支生命终结前的离别殇舞。

????“一眼,一瞬,似识梦里”

????“一笑,一瞬,心隅生花”

????“一语,一瞬,潮绪澜沧”

????“一别,一瞬,万生如子”

????“子英,我来陪你了,等我”

????向林泪如潮涌,梦回当年的那个深秋,他和子英在月老祠拜过月老,他送给她一个木人,她送给他一个香囊,这情缘便结下了,而这几句话便是他对子英最纯情的告白,念一字,思念如潮,再念一字,心如刀绞,子英的模样在他的脑海里是如此的清晰,如此的真切。

????“向林公子”凝钰和陈修兄妹以及若兰三九挤到人群前头撕心哭喊,向林看见他们愈加悲痛欲绝。

????“向林,孩子他不能没有父亲啊”凝钰奋力推开阻拦的侍卫冲到向林跟前,“他不能没有父亲啊”向林紧紧抓住凝钰的手红了眼,“凝钰,我对不起你和孩子”二人相视痛哭,端坐刑案的左超黑着脸令签一掷,大呼“斩”侍卫赶到向林跟前将万般不舍的凝钰拖离刑场,痛彻心扉的凝钰趴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唤着向林的名字。

????行刑的彪汉眼睛一瞪,大刀一挥正要砍下去时,人群中腾步飞出一位白衣翩翩的英俊男子,目光沉邃,一瞬间如移形换影般飞到彪汉身侧,举起剑鞘挡住了砍落的大刀,彪汉被强力掀得连连退步。

????“快快拿住此贼”左超大惊失色,一干侍卫操着长刀围上前去。向林睁眼一瞧大叫,“伯尘贤兄莫要为我受此牵连快走啊”伯尘一笑,“贤弟不陪愚兄再饮一盏酒就想走,阎王爷答应,我可不答应”龙吟剑出鞘似龙吟,剑气如虹,众侍卫只觉得耳边疾风掠过,定睛一瞧又是赵大将军,一个个吓得迟迟不敢上前。

????左超认得伯尘后一惊,继而又气得火冒三丈,拍案骂道,“赵伯尘此处乃法场,非汝将军府胆敢造次,罪责连坐”伯尘收起龙吟威风堂堂地靠前两步,撕开外裳,取下于胸前的一块铁契,其上书满了丹红文字。

????“圣上所赐丹书铁券在此谁敢妄动”侍卫吓得连退几步,左超又是一惊,狠狠眨巴了几下眼睛瞧去,“将军莫不是糊弄本官”伯尘捧着丹书铁券走到左超跟前,“若有半点欺瞒,本将军愿以死谢罪”左超闻言不禁心头发虚,像个贼似的凑到跟前打量片刻,又缩着手摸了摸上面的丹红信文,皱着眉头思量犹豫。

????“左大人,何不将许向林暂且押下,待本将军携丹书铁券亲自面见圣上,圣上若执意赐他死罪,左大人再行发落也不迟。”左超思量他言之有理,随即下令将向林押回死牢,等圣上降下谕旨后再行问罪。

????“此番若能苟活于世,贤兄大恩愚弟必当舍命相报”囚车渐行,向林抱拳谢恩,伯尘笑道,“贤弟言重了,倘若明日救不下贤弟性命,黄泉路上还有愚兄作伴”向林泪目纵横,兄弟之情莫过如此。凝钰等人追着囚车哭劝一路,直到侍卫将他们拦在狱门之外方才啜泣离去。

????当年赵京随萧衍南征北战,驰骋疆场数十载,立下了汗马功劳,南梁政权稳固后,萧衍为嘉奖赵京的赫赫战功,除赏赐府邸金帛,封赐大权将衔外,又赐予赵京丹书铁券,可凭此赦免死罪,不限亲族人等。

????赵京感激圣上龙恩,将丹书铁券供奉在先祖灵位前焚香敬拜,赵京生前曾多次嘱咐伯尘定要细心看管丹书铁券,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动用,因为丹书铁券虽然能救人性命,却只能最多使用三次,三次过后形如废铁,一无是处。

????伯尘双手捧着丹书铁券跪倒在祖宗灵位前拜了又拜,满目盈泪,随后看着赵京的灵位苦言求恕,“父亲,丹书铁券固然珍贵,可哪里有许贤弟的性命宝贵孩儿违逆父亲嘱诏,匍身谢罪”说罢匍身叩拜,久久不能起身,赵京知晓丹书铁券的分量,生前多番嘱咐他若要动用丹书铁券,非族人不当用之。

????次日,伯尘捧着丹书铁券赶到宁阳殿觐见萧衍,萧衍听他说罢怒气未消,“丹书铁券乃寡人亲手赐予令尊,确有免死之能,只不过那许向林区区一介草民,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题写反诗,忤逆犯上,亵渎佛门,寡人岂能饶之”萧衍怒愤难平,甩袖背过身去。

????“圣上息怒,圣上可曾记得三年前职于国子监的太学博士”

????“所言何人”

????“禀圣上,此人正是许向林当年圣上亲拟大考策问试题,发放各个州郡的乡学圣院,大考完毕后,圣上又亲自审阅过司徒府呈上的卷纸,许向林的策问试答令圣上叹为观止,龙颜大悦,圣上随即亲自写下诏书招他进都为官,莅任国子监太学博士一职”

????“寡人记得此事”萧衍沉眉思忖片刻缓缓点头,那年的策问试题与佛法有关,又是萧衍亲自拟定题目,年纪已高的萧衍再健忘也会有所印象。

????“圣上必定记得那年的策问试题”伯尘看了一眼萧衍,萧衍又缓缓点头,伯尘再言,“许向林能作此沉博绝丽的惊世文章,必定对佛法经义研习颇深,深明其理,若非诚心敬佛之人,怎会有此高深觉悟”萧衍频频点头,转身却是欲言又止。

????“众生无常,世界无常,诸念无常时过三载,那许向林今是何人,又据何种性情,怎可较以往同日而语。”萧衍长叹一声又侧过身去。

????“圣上亲阅”

????伯尘将向林题作的反诗呈上,怒火渐消的萧衍踱着步子再细看一番,还是觉得乃一首反诗。

????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呐”萧衍手指一松,那首诗文缓缓飘落在地。

????“圣上参悟佛法,敬重佛门,今又广建佛寺禅庙,更当以慈悲为怀,宽百民,戒杀生啊”

????“嗯”萧衍忽地转眼盯着伯尘。

????“卑职妄言,圣上息怒”伯尘弯身叩拜,不敢相视。

????“言之在理尔与那许向林是何干系”顿了片刻,萧衍缓缓说道。

????“回圣上,卑职与许向林非亲非故,却胜似亲兄弟”

????“赵将军颇有令尊当年英姿,忠肝赤胆,宽厚诚恳,那许向林既是尔生死挚交,想来也非大恶忤逆之徒,今将军敢冒生死之大不为,持丹书铁券为他求情,寡人权且饶他性命,只不过此人断不能留在建康,将军且代寡人诏令廷尉府的人将他押去南兖州放流吧”

????“叩谢圣上天恩”伯尘怔了一下跪地拜谢,捧上丹书铁券缓缓退出殿门。

????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